不可錯過豐富的兩廳院導覽活動 (文末附連結)

前幾天帶兒子參加了兩廳院的導覽,平時喜歡到戲劇院和音樂廳看表演聽音樂,卻從來沒想過好好認識兩廳院,有這個機會當然不能錯過啦!

導覽從戲劇院開始,兩廳院落成於民國1987年,在中正紀念堂落成之後七年興建完成後啟用,成為台灣表演藝術最重要的劇場,融合中華文化的黃瓦飛簷、紅柱彩栱的古典宮廷式建築,更是兩廳院的藝術特色。

戲劇院的吊燈是融合中國傳統的燈籠造型,與音樂廳以西式燈飾對比,凸顯在建築師一中一西的精心設計。兩廳院的大理石全都是從義大利運回台灣再到花蓮大理石廠裡切割生產,從接合處完全正確的紋路看出大理石廠的細心與專業,能讓紋路接合天衣無縫。

兩廳院各有兩處有室內植物牆,以前我以為是人工植物,沒想到是真的。設計師是來自法國(忘了問名字),在植物的選用上涵蓋溫帶、副熱帶到熱帶,代表了台灣特有的三個植物生態。兒子問植物牆既然是在室內,是怎麼能長得這麼好? 導覽先生說因為設計了特殊灑水機器,以及模仿太陽的日出日落作息,晚上都關燈全暗的,植物也要睡覺才長得好啊!

接下來說到戲劇院的門 Gate。從愛國西路一樓入口處為第一號門 Gate 1,對應過去的對面是二號 Gate 2,二號門樓上是六號門,另一邊是三號,對面沒有四號,因為那邊是舞台的地方,而舞台的對面樓上就是五號門,這是保留給總統蒞臨觀賞時所設,平時不會用此門。所以導覽先生說如果有人跟你約在兩廳院的五號門見面,他如果不是總統,就肯定是在開玩笑,哈哈。

兩廳院的設計是以中正紀念堂看過來對稱的,所以戲劇院的一號門和音樂廳的一號門是對稱的,二號門六號門是面對面。而因為五號門是歡迎總統的地方,所以戲劇院放了中國的山水畫 ,音樂廳放了國樂器的畫為迎賓畫。

來到音樂廳,因為今天有演出前 rehearsal,所以不能入內參觀。導覽先生介紹了從中國運回來的大鼓和董陽孜的墨寶。我只看出一個赫字,當然請導覽先生解答啦。原來是出自於詩經「瑟兮僩兮,赫兮咺兮」,意思是「那樣悠閑,那樣雅致,那樣磊落,那樣威儀」,(啊,真是一點都不懂,大學畢業於語文系的我掩面),是春秋時代衛國人讚頌衛武公的話,形容他莊嚴保有威儀的姿態,而這幅書法作品的線條、頓點,有不一樣的輕重起伏感,就像是音符一樣,也呼應了音樂的特色。(這段google了一下才瞭解的)

和這書法作品相對應的就是五號門進來的迎賓畫: 陳景容的濕壁畫《樂滿人間》,畫面裡的女子們手拿國樂器,有嗩吶、三弦、胡琴、蕭、月琴、柳葉琴、小鈸等樂器,為了讓演奏的動作更加逼真,陳景容請國樂演奏家作為模特兒來依樣繪製,遠遠看起來女子們或坐或站,像是音符高高低低,再次呼應音樂廳的特色。導覽先生特別提到遠方的群山與湖泊背景是日月潭,而在圖中央的女子,手拿鑼鼓,面對5號門,如同敲鑼打鼓迎賓客,意味著「好戲開鑼」囉!

比較兩廳院,戲劇院的建築設計主要是要降躁吸音,而音樂廳的設計是要讓演奏音樂呈現共鳴,連地板和椅子的設計都是不同的,處處顯出建築師和設計師的細心打造完美的表演殿堂。

最後參觀了有97鍵的貝森朵夫帝王琴。貝森朵夫帝王琴出產於1987年,是兩廳院開幕時購入啟用,非常有價值。鋼琴重量為552公斤,是最貴的純手工製造鋼琴之一。彈奏過的名人包含: Paul Badura-Skoda、Jörg Demus、Evgeny Kissin、Konstantin Lifschitz…..等等。

很可惜今天因為有演出而無法入內參觀鎮廳之寶: 管風琴,但很幸運的,今天為我們導覽的先生也是從美國回台灣,因為疫情停留在台灣的,聊起天來特別有一份親切感。

今天的導覽讓喜歡兩廳院的兒子問了很多問題,短短的一個多小時卻是收穫滿滿,不虛此行。專人導覽才每人一百元 (我是兩廳院會員,兒子是學生,都有優惠),可以約中文或是英文,為了讓兒子更加瞭解,我約了英文導覽。非常推薦帶孩子回台灣短期居留的爸媽們帶孩子來認識超棒的兩廳院!  當然,台灣的孩子們更要來好好認識我們的兩廳院啦,導覽解說得超好,而且結束時還送明信片呢!  趕快來一趟豐富精彩的藝文活動: 認識兩廳院吧! 

兩廳院導覽服務: https://npac-ntch.org/visits/tour

Spread the love

Leave a Reply 留言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